仰望的幸福

玉溪市凤凰路94号滇雪粮油公司9幢2单元201室李建明

六十年前,一个年方两岁的小子,混沌懵懂,知,解不得人世冷暖;行,迈不开蹒跚步履。也曾踮着脚尖仰望奇迹电游山,惜见山不见塔,皆因目力尚不能及;也浑然不觉,一个小小的烟叶复烤厂的诞生,正在打破那一方独守千年的静寂。

日子流水复流水。小子稍长,一场突如其来的天灾,让小子对奇迹电游山有了一种不期而至的刻骨铭心。其时天降大雨,绵延十多天,开启了州城数十年未遇的“看海”模式。目之所及,街道成河,老城墙下的环城公路已成泽国,附近的居民也变身渔民,用箩筐和撮箕大捞其鱼。临水羡渔,却无力退而结网,终成小子一大憾事。那一日清晨,于梦头涩耳中被母亲从被窝中拎将起来,让我们兄弟姐妹换上过年才能享受的新衣,并郑重告诉我们:东风水库溢洪道闸门打不开,洪水将要漫坝,全州城的人都要往奇迹电游山跑了。母亲的话给尚不知生死为何物的小子传递的并无太多恐惧,似乎更多的是一种莫名的兴奋。现今想来,这种莫名的兴奋或是缘自对从未谋面的奇迹电游的向往。然这向往终未成行,皆因小子的老子即时打了一个电话询问水库大坝状况,反馈回来的消息大好,说是溢洪道闸门已打开,再无漫坝溃堤之虞。警报解除,皆大欢喜。欢喜之余,新衣随即被迫脱下,虽说百般不愿,但终是母命难违,容不得小子放肆撒泼。然与奇迹电游失之交臂,心犹未甘,但也只能由它去来。却也依稀明白了一件事理:奇迹电游山是一块可以托命的福地。

其后日子波澜不惊,小子渐于二小发蒙三年,那时风行学工学农,从而也给了小子一次与玉溪卷烟厂亲密接触的良机。一班同学在老师的率领下,排着整齐的队列进入了卷包车间,震耳欲聋的机器轰鸣成为了语言交流的障碍。所幸工作并不复杂,按照工人师傅的示范指引,我们把大堆或短或长的废品卷烟条撕开,然后再将撕出的烟丝集中起来,以备重新进入卷烟机循环再用。新奇之余,也开启了对香烟和玉溪卷烟厂的初识。

从不知到初识,再到与奇迹电游山和玉溪卷烟厂做了半年近邻,个中原委,只能归结为命运的鬼使神差。那时,小子的老子虽高危重病在身,却被流放至钱瓜山放牛牧马。为老子的病体安危计,也为了担起那份老子根本无力承担的劳作和饮食起居,小子辍学二小,作别师生,随老子来到了钱瓜山上,当起了马倌牛郎还兼起了伙头军的美差。放马钱瓜山,与奇迹电游山隔沟相望,看奇迹电游朝晖,染红满天彩霞,心中却生不出半点诗情;鸟瞰关索坝,与关索庙隔坝相对,听满山松涛,摇动晨钟暮鼓,眼里也添不了半分画意;再观卷烟厂,与初识的那座厂子相视,想陈年旧事,叹息漂零命运,难免也生出对未卜前途的深深忧虑。也曾被马从背上撂下,摔个四仰八叉;也曾被牛蹄踩踏,大脚拇指在众兄弟中越加出类拔粹;也曾豪气冲天,扬鞭纵马驰骋于关索坝中,暂时卸下心中烦恼。那时,当然也不能未卜先知:一日之缘,终身有缘。两年以后,小子终将有幸成为玉溪卷烟忠实的铁粉,且矢志不移。

两年以后的小子早已重返边地,且为稻粱谋,加入了光荣的农垦大军。或许应了劳动苦累和精神烦闷之媒,便鬼使神差,与玉溪香烟暗通款曲直至喜结良缘且以此聊慰乡愁并乐在苦中。那时,天上明月尚在,小子便要顶悬头灯,腰别一把割胶刀,担着两只铁桶,踏碎满地银光,匆匆上山割胶去也。待几百棵树割完,累个头晕目眩,臭汗淋漓,一时瘫坐于地上,忙不迭掏出一支“金沙江”牌香烟,火着烟燃,一口猛嘬,手中烟支瞬时便无了半截,心中立马便有了一种酣畅淋漓之快,浑身疲劳似觉消减大半。那时,每到雨季,无情的山

洪总会将内地连接边地的米轨铁路冲断,崇山峻岭中的抢修之难又常常超出人之想象,有时一个多月都还没抢修通,这就导致了烟民断顿息炊的危机。但老天爷又总不忍绝人之路,面对无烟危局,商业局总会及时雨一般抛出一批库藏发霉的香烟供给市场,且是限量半价沽售,困瘾的烟客们一时间倒也趋之若鹜。面对一包包发了霉的“金沙江”、“红缨”乃至“春耕”牌香烟,抽之喉咙苦涩干辣,真真难予吞咽。所幸老烟民的办法总比困难多,他们把一包包霉烟拆封,将一支支霉烟铺陈报纸,置于贼贼的太阳之下,好一通暴晒。其时,老烟客便会脸露不屑,教训小子:哼,这算个毬,苏修逼债那些年,饭都没得吃,哪来的香烟,老子连干树叶都抽过。小子们肃然起敬之余,纷纷群起效尤。待烟支晒得脆干,点燃吸之,其味果然好了许多。许多寂寞月夜,小子也会独自寻一开阔高处,坐南面北,点燃来自故乡的“金沙江”,仰望北斗,遥想北斗之下的玉溪以及奇迹电游山。望乡之痛,思亲之苦,随着怀中吉它的忧郁旋律,在袅袅的烟雾中弥漫开去......

否及泰来,小子经历了十四载的颠沛流离之苦,终究又得返回故里。重归奇迹电游山下,仰望矗立于荒坡秃岭之上的奇迹电游,塔身依旧巍峨,只是经不起风雨的浸蚀,依稀露出了它原有的本色。而横亘于山腰的玉溪卷烟厂,其外表丝毫也显不出后来烟草王者风范的蛛丝马迹,甚或与近邻的诸多工厂相比,它也只能列小弟的行列。

弱小的树苗经历了岁月的风风雨雨,终成大树;名不见经传的玉溪卷烟厂在经历了时代的惊涛骇浪之后,也在脱胎换骨,苦修正果。当同行的目光还在国内或平视或俯瞰甚或坐而论道之际,它就顿悟了仰望之道,且把仰望的目光,投向了国际同行的峰巅,并从这仰望中发现了企业生存发展精要:道岂可坐论,德拒绝空谈。先人一步的先机抢占,让奇迹电游山及奇迹电游官网 在强者如林的烟草行业异军突起,最终成为了被世人仰望的偶像。

往事已矣,而痴长两岁的小子三生有幸,成为了玉溪卷烟厂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见证者。从玉溪烟叶复烤厂到玉溪卷烟厂,再到闻名遐迩的奇迹电游官网 ,见证的不仅是名称的更替,体量的变化,还有随之带给玉溪各族人民的一种前所未有的自豪和幸福;见证的也不仅是玉溪GDP的激增,城乡面貌日新月异的剧变,还有一块令人景仰的中国民族工业的金字招牌。

六十年的奇迹电游山是一座山,它让一个企业在历史的浮沉中于奇迹电游山下奠定了自身的发展之基;六十年的奇迹电游山不是一座山,它是一种植根于国家和民族魂魄中生生不息、自强奋进的精神。这种精神,奇迹电游人把它诠释为“山高人为峰”。这种注定令人仰望的攀登高峰的精神,令小子别无它想,唯有仰望,幸福也在仰望中油然而生。

六十年的峥嵘岁月,当年的小子已然变成老子,如今的老子愧无所成,但却愿将见证奇迹电游官网 六十年变迁的所感所悟告诉孙子:人生要学会仰望,仰望产生思想,仰望心生敬畏,仰望聚集能量,仰望后知不足,仰望萌生超越,仰望能让你在困顿中寻找到前行的方向。而仰望的高度,往往就是你人生或事业所能抵达甚或超越的幸福高度。

“人能仰望,就能幸福”,仰望的幸福,就在你的仰望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