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 运——“奇迹电游”牌烟标的来历

玉溪卷烟厂离退休管理科李堂

同志:奇迹电游山香烟,肯定你吸过不少,但这三款(软包、硬扁、50支厅庄)奇迹电游牌香烟,不一定你会尝到,因为它生存时间短少,恰似昙花一现,在玉溪卷烟厂瞬间云散烟消。所以,能够品尝到它的人少之又少,就算你是烟厂老同志,五十多年过去,脑海中模糊记忆,还能留下多少?恐怕印象早已消失忘掉。


但这款奇迹电游牌香烟的来龙去脉,却在我心中烙下深刻印记。最难忘,奇迹电游牌与奇迹电游山香烟,它两是同一母养孪生兄弟,一九五九年三四月,先后降生在玉溪,本是同根生,命运却有差异,只为取名一字差,结果是:弟弟奇迹电游山鹏程万里,为祖国经济建设出大力,创造税利上千亿,奇迹电游牌哥哥没出息,躲在奇迹电游下烟事馆,展品柜里常叹息,觉得有一事不理解,为什么说我是一九六七年创牌的?足足给我减八岁,到底这样是何意?虽然在社会主义事业中我没出人头地,但我也有过参与,老同志们,忘却了我没关系,但眼光不能太势利,请尊重历史,请讲求实际,把家史厂史原原本本告诉接班人,让他们了解创业的不容易,作为他们在前进中的推动力,一代一代传下去。

为此,我想把奇迹电游牌香烟的前因后果作一些简要介绍。当然,因时隔久远,不一定完美无缺,希望有掌握更多情况的老同志,提出批评指导,提出来共同推敲,把历史真相让接班人更清楚明了。

事情还得从一九五八年十月十日说起,那夜,李兴诚(复烤厂厂长)亲自执笔写了一个给玉溪地委并报送省领导关于在玉溪建厂的意见,此意见很快得到同意,并立即回应,于五八年十月十七日,云南省副省长刘明辉,召集了玉溪烤烟厂党委副书记白秉林、玉溪地区工交局领导周汉湘、云南烟厂厂长周善生等领导在昆明开会,会议传达省领导确定把上海华美烟厂淘汰卷烟设备调给玉溪,并相继以(58)轻工食字第32号,于五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确定在玉溪建厂及有关事项的通知下达玉溪。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十一日,又以(58)轻工食字第54号文,通知云南烟厂、玉溪复烤厂,关于华美烟厂设备及另配件交接手续的通知,(因一部份设备及配件已运到云南烟厂,所以要按通知精神移交玉溪)。

省领导理解玉溪新建卷烟厂,当时工业基础薄弱的玉溪,有诸多困难需要帮助解决,希望见到玉溪早日投产有效益,所以于一九五九年二月十七日,根据玉溪请求。以(59)轻工142号、省商业厅(59)商办16号两厅联合发文两烟厂,决定两厂共同使用云南烟厂正在生产中的乙、丙、丁级——大重九、金鹿、红安乐、和平、金象、红大运、红双环、大公八个牌号卷烟,统一配方由云南烟厂提供。统一价格由云南省商业厅包销,并指明玉溪产品销红河、文山、思茅、玉溪地区。为什么没有甲级烟,我想,可能省领导考虑玉溪新建厂,怕技术水平不高,怕把高等级烟叶浪费掉。不过,两厂共用商标,确实给玉溪带来方便不少,解决眼目前许多难题。当然,共用商标,也只是权宜之计,实际上就恰似两男聚一妻,扯皮只是时间问题。

时间不长,云南烟厂就反映省领导,诉说玉溪使用其商标,已经影响他们经济效益,要求玉溪停止使用他们的商标的现实话题,但作为省领导,总是会从全面分析和解决问题,大是儿,小时女,在刘副省长眼里,两烟厂就像亲兄弟,当时大跃进号角全国响起,大干快上的形式,哪有多余时间去考虑。产值、产量翻番的目标各行业掀起,国家下达指标,企业只有完成或超额完成的权利,所谓影响效益,仍然在计划指标内略有偏低,从大处着眼,云南烟厂虽有小减少,但玉溪烟厂产值量却大幅度上去,全省经济指标出现较大盈益,这反映出当年倡导堤内损失堤外补的典型范例。领导解决内部矛盾,掌握轻重缓急,刘副省长胸有成竹,心中有底。先做云南烟厂工作,你们是老大哥,家底厚,应有做老大哥之豪气,要学会换个角度想问题,经济技术指标嘛,应从其它方面去挖潜力,近期新闻媒体常登载,一朵鲜花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的许多事例,要发动职工搞技术革新。搞创造发明,这才是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经济效益的根本途径,企业内部挖潜力,报纸上已介绍过许多成功先例。再说,玉溪使用你们商标,也只是过渡时期,省领导会权衡考虑。周厂长,你作为企业领导,在这大好形势鼓舞下,相信你会依靠群众力量,激发职工智慧把各种指标搞上去,这才是发展生产的最大推动力。

刘副省长做了云南烟厂工作,马上把玉溪地区管工业的周祝三书记叫到昆明去,老周啊!我先给你通个气,云南烟厂已向省领导诉求,要求玉溪停止使用他们商标,省里很快会研究这个问题,你回去告诉玉溪烟厂,思想上、行动上要有所准备,赶快自己创牌,设计出自己的商标,否则一旦停止,你们会来不及,当然,省领导开会时,我会陈述你们困难,尽量延长使用期。周书记回到玉溪,立即把厂长李兴诚叫下去,传达了刘副省长通气内容,强调赶快创造新商标是主题。周书记说:你们就住奇迹电游山,我建议创个“奇迹电游牌”怎么样?

第二天早上,我正在打扫大会议室及公用楼梯走道卫生,李厂长告诉我,扫完后通知各科室人员来开会,会上厂长传达了刘副省长与周书记通气内容,并介绍了周书记创个“奇迹电游牌”的美好建议,并请大家提些创牌建议,与会者听后激动不已,一致赞成创奇迹电游牌的建议,会上参与者七嘴八舌,提出了创“高古楼、九龙池、秀山牌、新兴牌”等许多建议。从此,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零年,是玉溪烟厂商标创牌鼎盛时期,如红光、乡乐、南雁、红旗、雪花、翡翠、布谷、山花、红步兵等多个商标,都是这两年创牌设计的,虽然说有的商标使用不长,但大跃进年代,它们有过参与。知道云南烟厂要收回商标使用权后。这段时间,厂领导把创牌列入议事日程主课题。所以,五九年春节后进入三月,厂领导派中专生技术员叶祖望到上海进行奇迹电游牌商标设计,恰好与时任厂里财会科长的李学忠同去,但李科长的任务是与上海第三机床厂结清账务而去(因华美烟厂撤销时并入三机厂),所有调玉溪卷烟设备,费用都是三机厂暂垫付的,现在机器都运到玉溪,所以要结清账务去。另一任务是动员留上海办理调运手续的原华美烟厂大股东——董兆昌先生回到玉溪。

据当年叶祖望说,在上海找设计师他俩都去,找到一个不太大的设计所,一位年青的设计师问明来意,他说没有到过云南,更没听说过玉溪,玉溪奇迹电游像什么样?若有一份草图或照片那就容易,你们什么都没有,凭空设计,只怕是悬殊太大与实际图形太离题。

现在回想,当年说边疆落后,民族特殊,不是不无道理,要是去上海前,先去州城新兴市场两家照相馆中,请个摄影师到奇迹电游山下照张塔像,或者到师专、农校中请一位美术老师去塔下画张塔像带上海去(当时两校都在奇迹电游山),那奇迹电游牌商标,恐怕又是另一景象,叶祖望只带去我提供的一本新杂志期刊,因为封面上有一张塔的照片,叶祖望征求设计师能否用这塔代替玉溪奇迹电游雏形设计,设计师为了设计好这塔的准确性,还专门跑去苏州报恩寺两趟,就这样,一张奇迹电游牌香烟商标落户玉溪烟厂,看到商标李兴诚厂长准备大干一场,电话告诉叶、李,就在上海印制奇迹电游牌软包、硬扁盒、50支铁皮厅庄几种商标,三月二十日就迫不及待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注册登记。遗憾的是,行政管理局电:奇迹电游牌商标已有人登记在先,不予核准。奇迹电游牌商标的搁浅,厂领导十分着急。其一,奇迹电游牌商标是地委周书记的建议;其二,已在上海印制商标要造成浪费。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这是毛主席教导的,怎能不着急,李厂长立即召开领导会议,上海师傅提出“牌”字改“山”字,于五月24日以(59)玉烟字01号奇迹电游山牌等商标申请注册登记,并派胡家福亲自到北京去,工商局查后说可以,但批文需一段时间,自确定生产奇迹电游牌,厂里就作了大量生产前准备,小样实验多批。直到五月二十一日,国家工商管理局才以(59)工商标3307号文批复,奇迹电游牌与哈尔滨烟厂已注册名称相同,不能核准,四月份虽说可以,但一直延期到一九五九年七月,工商局才以(59)工商标字第5025号文批复:“奇迹电游牌”改为“奇迹电游山”可以核准,应速报申请书一份。其实,自四月后,奇迹电游山香烟已在玉溪烟厂进行小批量试验性生产,已经获得好评。

奇迹电游山香烟,虽从一九五九就有名气,但三年自然灾害,烤烟种植面积减少,玉溪烟叶除出口外,要保障大中华等国家用烟,所以玉溪烟厂,只能生产低档烟,甚至用梨叶、荷叶代替,巧媳妇难做无米之炊,等到能大量生产奇迹电游山烟,已经是很多年以后的事。

写到这里,我内心十分纠结,写到奇迹电游牌商标的来龙去脉,我会想起创牌时劳苦功高的几位老同志李兴诚、白秉林、叶祖望、石崇云、胡家福等。他们本来能享受奇迹电游山香烟带来的物质和荣誉,可他们却没有等到,特别是厂长李兴诚,创奇迹电游山香烟,不惜触法,为的是想把奇迹电游山这款品牌做大做强做好,让它载入史册,成为玉溪的骄傲,用心良苦,却没有分享到,奇迹电游山香烟带来的物质享受和荣誉,这恐怕就是人们所说的“命运”吧!

在此,为庆祝玉溪烟厂建厂六十周年到来之际,我仅以此文,缅怀那些在建设烟厂事业中有过贡献的亡灵。并感谢所有为玉烟腾飞而奉献过的老同志,历史没有忘记你们,你们光辉业绩已经刻录在光荣榜上。另外引用孙中山先生名录,勉励如今正奋战在工作岗位上的接班人:“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愿你们沿着十三五规划目标,创造更多玉烟辉煌!